时装秀诞生一百多年了,头排都是谁在坐?
 发布时间:2016-10-25 07:24   被阅览数:0   


转眼间时间已经是2016年的9月。2017春夏时装周进程已经快到一半,这一季一季的略过,对于时装领域媒体人以及部分明星来说,是比春夏秋冬的交替更能代表光阴飞逝的衡量刻度。

时装周还是时装周,似乎没什么变化,但其实一直在变。

不变的,是每季都让整个时装行业严阵以待的气氛,以及把时髦摆在台面上让全世界跟风的姿态。

变的却更多:

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搞起了在线直播;

台上走秀的衣服在秀结束后立刻就可以买;

不管哪国的明星,都开始喜欢去时装周镀金;

连坐在头排的客人也都换了一拨又一拨……

当纽约时装周的官方赞助商美宝莲(Maybelline New York)将来自全球各地的18位最具影响力的网红,都带到了时装周前排的时候,我们就意识到:

时装周本就是顺应时代而发生改变的。

在任何时代,头排客都是时装周乃至任何一场秀的标志性风景。

无论你是否懂行,也都能够从这些坐在前两排的人身上,嗅出许多信息来:

这场秀重不重要?

到底是办给谁看的?

业内是不是承认这场秀的水准?

品牌或者设计师本人的人缘如何……

所以头排客当然是最有看点的存在。

时装史上最早的时装秀应该是Charles Worth举办的,这位被誉为“高定之父”的设计师早在19世纪中叶的时候,就让自己店里年轻貌美的女店员穿上新款服饰,在沙龙里向贵妇们进行展示。

这被誉为是当代高级时装秀的雏形。

所以可以看出,当世界上第一场时装秀出现的时候,那时的头排客,其实就是能够消费得起高级时装的客人们。

除了这些贵妇,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够加入。

到了1914年,真正意义上的时装秀终于出现了,不过却并非诞生在时装之都巴黎,而是在芝加哥。

相较于动辄繁复奢华的高定时装,美国人把Ready to Wear的理念发扬光大,芝加哥是那个时候全球成衣制造业的中心。因此这场秀雇佣了多达100名模特,一共展示了多达250套高级成衣——这在当时的时尚界引发了轰动。

随后,定时举办时装秀就逐渐成为了高级时装行业的常态。

巴黎设计师Jean Patou将美国人办秀的理念予以继承,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就开始向社会招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来穿他设计的衣服展示给客人看——他的举动就造成了历史上第一代专职模特的诞生。

最初这些女孩子也仍然是在沙龙里向阔太太们展示新装:

后来Jean Patou还特意举办更大规模的公开时装秀,允许更多客人来欣赏最新款式的设计:

时装秀的概念由此得到新的延伸——不再只是拘泥于私密的沙龙聚会,而是逐渐向更多人开放。

然而,能够坐在头排的,依然是出手阔绰的贵妇阔太们。

1947年,Christian Dior举办了第一场时装秀,常年支持他的客人们为了争取到第一排的位置而不择手段。

这场秀只有一个摄影师负责记录瞬间,来的客人几乎全是巴黎名流,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人的位置。

然而Dior先生也同样让时装秀发生了变化,当时美国版《Harper’s BAZAAR》主编Carmel Snow为Dior的首场秀命名为“NewLook”,并热情地将Dior的作品介绍给美国人。

Christian Dior先生热烈欢迎她来看自己的秀,并把她奉为头排贵宾。

Coco Chanel的时装屋在战后重启,也是Carmel Snow带头在谢幕时起身鼓掌的。

从这个时期开始,专业的时装杂志编辑,也成了时装秀上的常客。

戴面纱的这位女士,是1951年在观赏Dior大秀的《VOGUE》时装编辑Bettina Ballard。在时装编辑成为了时装秀重要客人之后,几本最有影响力的时尚杂志都会派出最有影响力的编辑,飞往巴黎看秀。

1955年,在Dior的秀上,除了坐在头排中间位置的Carmel Snow之外,还出现了更多专业编辑的身影:

《Harper’s BAZAAR》的编辑Marie Louise Bousquet——Coco Chanel曾说她长得像只猴子……

以及美国版《VOGUE》艺术总监Alexander Liberman——他坐在第二排。

在整个50年代里,时装秀逐渐成为了上流社会最喜爱的时尚聚会。贵妇们会为了参加一场时装秀而盛装打扮,而她们当然也出手豪阔,一旦在秀上看到了喜欢的新衣,就会立刻找设计师下订单。

值得留意的是,这个时期的时装秀头排,没有邀请过任何一个明星以及名人——除非她们自己就是这个品牌的大客户。

比周围要高出一截的伸展台也在50年代迅速流行起来,这样的目的是能够让客人们可以看清模特们身上衣服的每一个细节,包括脚上的鞋子。

这是Emilio Pucci于1957年在伦敦举办的秀,头排仍然是阔太们的专属位置。除非杂志主编,否则一般的时尚编辑也只能坐在角落或者相对偏僻的位置。

进入60年代,歌星和影星成为了当时最具社会影响力的代表。

她们之中有很多人自己也喜欢一掷千金购买昂贵的服饰,所以会成为许多时装屋的尊贵客人。

有些时装屋发现邀请作为客人的她们看秀,会吸引不少媒体记者的注意,于是就逐渐开始在办秀的时候邀请更多的明星坐在第一排——即便很多明星未必就是他们买的最多的客人。

这是1966年芭芭拉史翠珊在看Chanel的秀。

然而也有很多专业的媒体记者对时装品牌此举表示质疑,他们认为这些明星如果不是客人的话,其实没有必要被邀请来哗众取宠——因为明星们往往会分散大众对于时装本身的注意力,而且她们自己也不懂时尚。

坐在芭芭拉史翠珊身后的,是摄影师Richard Avedon。因为他的视线被芭芭拉的豹纹帽子挡住了,所以他只能让身体侧过来。为此他非常生气。

由此可见,时装秀的头排客在50年代发生了一次变化——原本只是展示给客人看的小型聚会,变成了希望让更多人关注的新品发布会,专业的时装杂志编辑开始在这一时期挤进了秀场里。

而到了60年代,明星名流逐渐成为头排的座上嘉宾,这也表明老牌时装屋更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世人的瞩目。

进入70年代,时装秀更注重对娱乐性的强调,这一时期的时装秀开始更注意整体氛围的打造:秀场音乐、灯光甚至还有模特们额外要掌握的表演技能,都成为衡量一场秀好坏的重要标准。

1970年,Ossie Clark时装秀。

随着高级成衣概念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大众加入到了时装购买的大军中来,也就使得时装杂志在这一时期成为了时尚界最有话语权的代表。

不少时装杂志在70年代获得了绝对的权威,而时装编辑也就大量涌入了秀场中,尤其是掌握杂志重要版面发布权力的时装编辑,开始成为头排最显眼的客人。

在Coco Chanel于1971年举办的人生最后一场时装秀上,头排位置上坐了大批来自各大时尚杂志的编辑们。

1978年美国时尚界的领军人物Halston举办大秀,头排上坐着的来宾都很大牌:,从左到右依次是:法国版《VOGUE》的编辑Françoise de la Renta、著名波普艺术家Andy Warhol、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夜店女王Bianca Jagger,以及商界大腕Steve Rubell。

1984年,Karl Lagerfeld举办了他接掌Chanel生杀大权之后的第一场秀,擅长跟媒体打交道的他,将头排最重要的位置都留给了各大主编以及摄影记者——可以看到,在天桥两侧挤满了举着相机的记者们。

七八十年代是时尚杂志编辑笑傲头排的时代,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流行偶像和艺术家们开始被邀请做到了秀场里。

时装品牌们希望得到更广泛的关注,也希望同时可以提升自己的格调——时尚与流行文化,以及时尚与艺术的广泛结合,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兴旺起来。

1990年,Anna Wintour在当时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编辑,那时她都会独自前往各大时装周看秀,当她后来成为了《VOGUE》美国版主编,她的座位就一直是每场秀头排最中心的位置,而陪坐在她身边的,也大多都是全球各国的一线明星。

这样想来,Anna Wintour会不会怀念当年独自看秀时的安静心境呢?

进入了90年代之后,流行偶像迅速成为时装秀上最吸睛的代表,每场秀最重要的位置也都是为他们预留。

人们不关心哪本杂志的编辑去看秀了,而只关心这场秀都能请到怎样的明星来坐镇——坐在头排的明星的当红程度,似乎决定了当时人们对一场大秀规模的判断。

2002年,Britney Spears坐在秀场头排嚼着口香糖吹泡泡,这张照片被传出后也引发了时尚界的轩然大波,很多专业评论人认为这些明星不但不懂时装,也不尊重时装秀。

在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的这十几年间,社交网络成为了大众第一时间获取秀场资讯的最重要平台,相较于传统媒体而言,社交网络发布的内容在时效性上更有优势,并且更加个人化的风格也很容易获得人们的喜爱。

“时尚博主(Fashion Blogger)迅速崛起,成为了大众最追捧的时尚生力军。

在这一时期,大批时尚博主在全球各国的社交平台上走红,时装品牌逐渐发现了他们身上所蕴含的巨大影响力,并且很多博主对时尚很有自己的风格,于是开始邀请他们来到秀场看秀。

纽约时装周是这其中行动最快的,早在2003年9月的时候,就邀请了“Budget Fashionista”网站的主笔Kathryn Finney看秀。

这意味着,在重要客人、时装编辑、流行偶像、社会名流、艺术家等各个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人们统治秀场几十年之后,“草根”终于成为了时装秀邀请的对象。

2008年,BagSnob.com的创始人Tina Craig与Kelly Cook受邀观看Diane von Furstenberg的大秀,此时她俩已经可以坐在了第二排的位置上,距离头排客仅一步之遥。

时尚博主们对时尚领域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到了Tommy Hilfiger 2014春夏的秀场里,已经有专门一个区域的头排都留给时尚博主们了——

Aimee Song、Chriselle Lim、Chiara Ferragni、Jessica Stein、Zanita……全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代表。

到了2017春夏纽约时装周,身为官方赞助商的美宝莲,又将新的一批时尚行业先锋人物,送进了秀场头排的位置上。

这些人的新头衔,被通俗地称为:

网红。

时尚博主当然也算“网红”,但“网红”的定义又不仅仅只是时尚博主。

相较于时尚博主而言,大多数网红未必有很专业的时尚知识储备,也不一定具备可以旁征博引的撰写时尚评论的文笔——然而她们爱时髦也很会穿,会从视觉上去影响别人,能够用自己的风格去引起别人的效仿。

换言之,相较于时尚博主而言,“网红”更生活化,也更接地气,反而是能够将时尚用更简单的方式进行普及的草根人气偶像。

美宝莲邀请了一共18位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网红在纽约时装周聚会,这其中自然就有中国的代表人物。

比如年收入可达3亿元的“中国网红第一人”,张大奕。

以模仿男星和女星妆容闻名的李璐:

此外这18名网红中,还包括美国的Maryam Maguillage、加拿大的Gina Shkeda、印度的Shereen Sikka、西班牙的Jessica Goicoechea、法国的Marie Lopez、日本的Asahi Sasaki等在各国都拥有极高人气的网红。

她们都是美宝莲心目中最具风格的IT GIRLS。美宝莲甚至为她们准备了专属直升机——

豪华游艇:

泳池大趴:

至High自拍:

跟拍大片:

前排看秀:

还有数不完的产品试用:

——全都是顶级明星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然而对于美宝莲来说,没错,她们都是货真价实,真正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的明星。

李璐甚至还走进了纽约时装周各大秀场的后台去探班——在以往,这是只有时尚媒体编辑才有的权利:

作为纽约时装周连续8年的官方彩妆赞助商,美宝莲在纽约时装周的影响力是无出其右的,博主当年第一次去纽约时装周后台探班,也是多亏美宝莲的安排。

一提到往事,回忆就涌上心头,禁不住就找了张当年在纽约时装周的照片出来……

哼!博主也曾经瘦过!

美宝莲甚至还在纽约时装周期间打造了一个限量版化妆箱:

还有这支V-FACE,在纽约时装周后台真是随处可见,打造超模小脸真心少不了它:

那些浮光掠影的身姿也都被网红们记录了下来:

这毫无疑问是美宝莲一手推动的一个全新的时装周现象——

时装秀诞生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头排客换了又换,从贵妇,到编辑;从名流,到明星。

如今也是时装博主和各种网红笑傲的时代了,所以时装周其实一直都在变,甚至会因为各个时代的特征,而有着相应的风格变化。

我们无法预知,下个时代的头排都会有谁来坐。

但只要时装仍在,

风格就永远值得追随。